每经热评|增加风险对冲手段 防范坐庄式崩盘 – 每经网

12月

每经热评|增加风险对冲手段 防范坐庄式崩盘 – 每经网

每经热评|增加风险对冲手段 防范坐庄式崩盘 | 每经网
每经评论员 胥帅 ?12月10日,仁东控股收出连续第12个跌停,堪称今年A股第一“绞肉机”。在此之前,仁东控股是一只不断创出新高的慢牛股,完美的K线形态让人很容易将其误认为是又一个贵州茅台。据媒体报道,仁东控股确为庄家操盘的个股,目前其庄家已被司法部门控制。因为该庄家控制不少个人账户的融资盘以及场外配资,融资盘按规定被券商强制卖出致使该股开始跌停。看来,仁东控股的庄家不仅坐庄,还是加杠杆坐庄。A股诞生至今,庄股如梦魇缠身,挥之不去。吕梁、唐万新、宋如华、徐翔等“大名”在坐庄史上留下了浓重一笔。这两年则是温州帮接过大旗,成为资本市场的当代庄家。坐庄手法大同小异,无非通过资金优势和账户优势控制个股流通筹码,制造慢牛假相。反映在股票走势图上,日内波动小,K线小涨小跌,成交量小,成为庄股的普遍特征。股权分置改革前或者IPO审核制时,上市公司少意味流通筹码少,便有了坐庄的温床。但随着注册制时代来临,IPO企业与日俱增,为何坐庄怪相仍屡禁不止?某种意义上说,庄家抓住了人性急于追求财富的弱点。一只庄股在崩盘之前,任意时刻买入都是赚钱的。即便上市4000只、5000只股票,但无风险套利的假象仍会吸引大量散户跟风买入。新修订的证券法严令禁止资本市场坐庄行为,要求“庄家”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十倍以下罚款并没收违法所得,坐庄的违法成本不可谓不高。但笔者认为,治理资本市场坐庄问题的难点不在于罚,而在于界定标准。市场交易同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略有不同,股票买卖的义务主体并没有强制的信披义务。除开能监控账户异动的监管部门,外部观察者很难通过交易数据去判断股票是否被坐庄。另外,随着IPO数量越来越多,对监管资源也构成挑战,监控难度在增加。在笔者看来,中小投资者要避免庄股惨剧,手中最好有对冲风险的工具。实际上,融券做空的反向交易是比较好的对冲手段,也是国际资本市场通行的应对措施。然而,个股融券数量不足成为现实中的制约因素。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扩大券源范围。根据《创业板转融通证券出借和转融券业务特别规定》,符合条件的公募基金、社保基金、保险资金等机构投资者,以及参与创业板发行人首次公开发行的战略投资者,可以作为出借人参与证券出借。上个月,全国社保基金会宣布对其所管理的基金持仓股票开展转融通证券出借业务,出借的标的主要是社保基金持仓的沪深300个股。此外,QFII和RQFII也可参与转融券。不过,沪深300和外资持股基本以绩优股、白马蓝筹股为主,针对这些股票的融券,并不能很好地帮助投资者规避坐庄行为带来的风险。笔者认为,接下来,可设法进一步增加对小盘股、次新股的券源供应。此外,还可以考虑发展其他风险对冲工具。与此同时,投资者也要擦亮眼睛,对走势与基本面有巨大差异的个股保持警惕。须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